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研讨体会> 心得体会>

浅析《明宣宗行乐图》的表现方式

发布时间:2020-04-01 21:14:54 浏览数:

摘 要:《明宣宗行乐图》是明代宫廷画家商喜的作品,描绘了明宣宗在宫廷游乐的情景,作者将同一人物不同时间段的活动情况表现于一幅长卷,画面生动、工整严谨,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献价值。笔者以自己学习绘画和美术史的经验为基础,撰文试浅要分析《明宣宗行乐图》的表现方式,以期古为今用,汲取传统文化中的有益元素和思维,为今天的艺术创作和理论研究提供参考。

关键词:明代;明宣宗行乐图;表现;方式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的《明宣宗行乐图》是明代宫廷画家商喜的名作,本作品是宽36.8厘米、长689厘米的长卷,通过六个部分描绘了明宣宗在宫廷里的游乐活动,分别有射箭、捶丸、投壶、坐轿等。商喜字惟吉,是明代宣德年间的著名宫廷画家,同时还担任宫廷锦衣卫指挥,在长期供奉于内廷的经历中有很多机会和便利来观察、描绘明代宫廷生活场景,故他的宫廷画作真实客观、可信,为今天的艺术爱好者和文史专家研究明代宫廷习俗留下了很多宝贵资料。商喜的画法宗宋人,工整严谨、敷色明艳、渲染到位、气势恢宏,他善画山水、人物、观音菩萨和神仙道释像,还有花卉动物等;商喜作品中的人物形象生动传神、鸟类和各种动物造型也栩栩如生,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明代以来,宫廷绘画是在两宋“院体画”的基础和传统上发展而来,宫廷画家们吸收了北宋黄氏父子的工笔画法和以李唐、马远、夏珪等为代表的著名画家的山水和人物画技法,在有效继承传统的同时又有了新发展,逐步形成并具备了明代“院体画”之独特风格。与宋代宫廷绘画有较多的花鸟山水题材相比,明代宫廷绘画以写实性人物画和集人物、场景、动物、山水等元素的帝王行乐图为主流,《明宣宗行乐图》就是这样一幅具有代表性的、具备艺术和历史文献双重价值的宫廷绘画长卷。

一、《明宣宗行乐图》的构图表现方式初探

《明宣宗行乐图》描绘明宣宗在宫廷里的游乐活动,要将同一人物不同时间段的活动情况表现于一幅长卷,作者通过划分不同部分来表现,各个部分之间通过墙壁、树木假山、帷幕、大门等隔开,巧妙地将画面分割成六部分且各部之間能自然关联、成为一体。主角明宣宗在长卷中多次出现、面貌和神态完整统一,但服饰不完全相同,作者展现这些区别来将不同时空的情景巧妙安排在一起,这是中国古典绘画中曾出现过的一种表现方式;在明朝之前数百年的南唐李后主时期,顾闳中的名作《韩熙载夜宴图》长卷就是采用这样的表现方式,同一人物的各个不同场景通过屏风、家具等物件巧妙分割,从而共存于同一长卷。明宣宗之后,这种构图和驾驭时空的表现方式在宫廷绘画中就不多见了,一百多年后出现的明《出警图》和《入跸图》两宫廷长卷画作,将万历帝一行出京谒陵的遥远路途景象浓缩于画卷、衬托出整个宫廷仪仗的宏大規模,造型精致、色彩艳丽,但不曾有将同一人物(皇帝)在不同时空的姿态表现于同一画卷,后来的清代绘画也罕见如《明宣宗行乐图》和《韩熙载夜宴图》式的混合不同时空于一卷的构图表现方式。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明清两朝的理学和科举制度登峰造极、时人思维日渐僵化所致;宣德年间是明代初期,理学的意识形态和科举的影响尚未登峰造极,社会风气尚质朴,从《明宣宗行乐图》中人物着装的工整质朴、色彩低调中可知一二,故彼时宫廷画家能创作同一人物在不同时空的姿态共处一幅长卷的构图形式之作品传世,如此更显《明宣宗行乐图》之珍贵。

二、《明宣宗行乐图》的叙事表现摘要

从《明宣宗行乐图》长卷的表现方式中我们看到了中国古典绘画中不多见的一种构图方式,令人赞叹;而按自右往左的浏览顺序,从长卷所表现的内容来看,在宫廷环境巧妙分割下数个独立空间中的人物活动情况即作品的叙事表现来看,《明宣宗行乐图》长卷中各个空间的层次分明、动静相宜,主角明宣宗和侍从们或坐或立、或驰或止,鲜活生动。宣宗的人物尺寸比例稍大于周围侍从,这是中国古典绘画中凸显主角的一种常见手段,然在不同空间中着装各异的明宣宗,既有坐看侍从比赛的闲适,也有亲力亲为、乐在其中的惬意,画卷末尾宣宗坐轿返回寝宫时,仍恋恋不舍地回首,这既是对先前的娱乐活动心存回味、也是对周围侍从们的尽心陪伴深感欣慰,留下了颇具人性化的一幕情感流露,这在帝王主题的古代绘画中是十分罕见的。从画面的绘制技法来看,本画卷中人物、动物、肩舆、树木、假山等事物的尺幅不大,绘制线条时通常无须运腕,但细节较多,须细细勾绘和渲染;然建筑和小径线条较长且平直,需要仔细勾绘、一气呵成。宫廷画家、兼具公务职责在身的商喜独自完成这样一幅构图表现独特的长卷,其费时费力可想而知,然作者精工细作、一丝不苟,画面简练而低调质朴,故虽相隔数百年时空,当今读者观之仍不觉赞叹。

三、结语

《明宣宗行乐图》长卷中跨时空的独特构图方式和简练、低调质朴的画风,使之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献价值。笔者以自己学习绘画和美术史的经验为基础,撰文浅要分析了《明宣宗行乐图》的表现方式,以期古为今用,汲取传统文化中的有益元素和思维方式,为今天的艺术创作和理论研究提供参考,行文不周之处,笔者在今后的学习实践中将继续加以改进提高。

参考文献:

[1]张丽.浅论明代群体肖像画的表现方式和技法[J],戏剧之家,2016年12月下.

[2]张丽.浅议明《王琼事迹图册》的表达方式和表现技法[J],青年时代,2016年12月下.

上一篇:提质量送服务明路径精帮扶

上一篇:魏宗万&周惟明,半路夫妻白首不分离

相关范文